云南某动物园惊现"钓老虎" 园方回应:从没跳上来过


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,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。

韦皓月也在襄阳老家做起了志愿工作,直到湖北其他地州通道全部开放后,她于4月1日返回“武汉西”收费站上班。

虽然也知道武汉4月8日解封的消息,但他还有些怀疑,“问一下工作人员安心。”。

她说,听到“封城”,有些失望,只能在武汉简单做一些菜过年,和家里人再通通视频,“尽量让我们不要出门,呆在家里。”

此外,6日新增的9名境外移入案例中,3人来自于3月30日自纽约返台的“毒航班”,该航班乘客前后累计共有9人确诊。新增的三名确诊旅客中,第364号案例入境时主动向机场申报有症状并采检,但检验结果为阴性,居家检疫期间持续不适,4月5日第三次采检才确诊。

来之前,他打听了进出武汉的各种政策和要求,也做好了准备:实在不行,就让堂弟把药送到高速口交接,他不进城。

问及听到可以出城时的心情,他说“心情相当愉快、相当高兴,放下了顾虑、包袱。”

此刻,出城的车辆在漆黑的夜色里,将高速点亮成一条明晃晃的长带,伸向远方。

4月8日凌晨,韦皓月坐在岗亭里,大部分时间注视着车辆流动,偶尔为咨询司机提供解答服务。

这是距武汉市中心30公里左右的京港澳高速“武汉西”收费站,也被称为武汉的西大门。